sakadalulu

沉迷民工中/三代目小民工团饭
本博包含:排版/绘画/写作/音乐/旅行摄影/废话
主角控/攻受无差
二次元相关:香蕉鱼/EVA/亚人/全金属狂潮/一人之下/我的英雄学院/全职猎人/幻界战线/灵能百分百
日本推理:作家有栖系列
喜欢的演员:菅田将晖/堺雅人/洼田正孝
pixiv/twitter/Facebook:sakadalulu
Soundcloud/Facebook:路路

©sakadalulu
Powered by LOFTER
 

一些碎碎念&年终总结

一些碎碎念&年终总结


我的抱枕黄了。

是的,算了好久自己的生活费终于下定决心买的到目前为止最贵也是最期待的抱枕黄了。

我抱不到我的茂茂跟師匠了。

而且因为品切的缘故很有可能永远也抱不着了。

感觉就像一场永远也圆满不了的单相思被人拎出来大声吼了一句“你没戏的”一样。

拿着退回来的定金泄愤般买了吧唧挂件文件夹,盯着贴了一书柜橱窗的灵能和日推的明信片发呆。

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我是从初二末开始进入acg的圈子的,那个时候也就是每个星期抽点午休的时间去紫荆书店买上一袋漫画或者轻小说,走读生的我没有生活费,只有一顿20的饭钱跟一点压岁钱。正值人生的第一次大考前的我懵懵懂懂的,对啥都是,爱情友情亲情还有钱。所以也不会在吃的上面省钱。20块钱在学校食堂吃能剩一半,在万人吃能剩三飞之二,在赛百味跟咖啡厅吃就是一点不剩。我大部分时间去食堂吃,偶尔去万人跟赛百味咖啡厅,然后拿着省下来的钱换来精神上些许的安慰。一整套死神的漫画,半套银魂,一整套无头,一整套魔禁(当时还没出完实际上是出到哪买到哪)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加起来有一两百本。有钱就买,没钱就反复看。我阅读速度奇快,又不怎么学习,就算是不怎么喜欢的作品也可看上五六遍。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然后就毕业了,中考分数当然不高,大概是离本校录取线差一点,但是交钱的话就是绰绰有余的地步,于是就上了高中。

之前呢,一直是圈地自嗨的状态,没有在社交平台上交流过二次元的事情,没买过啥周边,也没啥产出。直到高三喜欢上火有,来到lofter,圈内不算火,所以看到同人就买花的也不多,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入了灵能坑真是完全刹不住,同人出一个买一个花的也不算多,但是周边真是……陷入了吃土的死循环。我不会省钱。生活上绝不打折扣,买吃的时候脑子里也依旧没钱的概念。

那天男友看着我脏乎乎的书包问我说我为什么不给自己买个包。看了眼自己的支付宝年账单,发现高考后的半年刨去学费,能买两个驴。我需要包吗,就几百块钱的那种?需要。我需要一个包。要开始步入社会的我成天背个书包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但一想到买个包对我而言的幸福感,嗯,估计远不如买个茂茂的挂件,我就开始舍不得了。于是就这样我五位数的开销里只有两件优衣库,其他包啊衣服啊化妆品一概没有,护肤品也只买小样花不了四位数。但这对我来说都不算省钱,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在我计划的开销之内。我其实很讨厌丑的东西,摆在我面前的每一样东西都必须要美观,买东西也是宁愿贵一点不要丑的。(我只用lofter不用微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ui太丑orz)但是很不巧,我看不到我自己,所以一年半不买衣服也没啥的。

我会花钱吗?鬼知道。

我呢,从小最不想成为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吃不起饭的社会底层,一种是人们所谓的成功人士。前者是因为我不想过着买菜还要看价钱的生活,那是生活在梦里的我难以想象和接受的;后者呢?我不知道,可能就是看大家都向往的样子感到恶心了吧。硬要说的话呢,就是觉得历史(或者说故事)里的“成功人士”都牺牲了很多东西吧,而很不巧,我非常喜欢自己,也不打算用自己手头上的任何一样东西去换取一样众人或者说是别人所追求的东西。所以呢,在我能平平常常地过着远离第一种人的生活的时候呢,假如有人过来问我说,你为什么不去成为某个大人物的时候,我会很利落的拒绝。就像高二的时候拒绝高一时的同事和前辈让我去竞选部长的请求,仅仅是因为我不想每周少花两个午休陪大学要出国的男友一样。

可能是我一直以来过得太安逸了吧?家庭说不上多好但很明显不用担心温饱;自己不笨,能力什么的比上不足比下又有余;兴趣什么的基本都是一时兴起,做点音乐画点画,会唱点歌会点乐器,想了好久才买的游戏累计游戏时间只有五个小时。什么都做不深,什么也做不久。我想我坚持过最久的事情,一个是活了十八年,一个是谈了四年的恋爱。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

对不起对我抱有期待的各位,我不想有多优秀只想安安静静地或者,做点喜欢做的事,做点不得不做的事。每天有点快乐,又经受点痛苦。默默地注视着这个世界,每天发现些新的东西。

我不是腐女,我仅仅是觉得只要喜欢就好无关性别。我喜欢看着爱丽丝跟教授,茂茂跟師匠在一起的样子。他们有彼此陪伴就不会孤独,他们看着对方就能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而不是像我一样浮在空中,置身事外,永远都不会有归宿。我喜欢他们,而我也清醒地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他们,得到他们,甚至拥有他们那样的羁绊,甚至说他们很多的故事都是我和一群同样爱着他们的人创造出来的。我喜欢茂茂,他那么可爱;我羡慕他,能遇到那么好的人陪着他一起成长。我知道他是虚拟的,我买的不过是人们画出来然后印制出来的东西,是我一厢情愿地把自己内心里的那个小男孩寄托在了印有他形象的物品上、我所能触碰到的现实上。我只不过是在用一点可以随时付出的身外之物——钱——来得到一点小小的慰藉,假装自己是能爱上他,他们的罢了。

我呀,正在进行一场根本无法存在的单相思。


万分感谢一年来周围的人(现实&网络)对我的任性的包容,以及构成了可以让我如此任性的环境。


所以说睡不到mob要钱有何用啊啊啊啊啊啊!

偷偷蹭个tag